首页  »  家庭乱伦  »  【被未来公公和他的牌友狂干】加载中加载中
【被未来公公和他的牌友狂干】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89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七月的成都骄阳似火,热得发慌,也让人充满欲望。  蒋晓雨的男友今天又要出差了,公司派他去离成都八百公里外的西安出差,在双流机场送别的时候,男友有些抱歉的说道:「晓雨:我出差的这段时间,家里就麻烦你了。」蒋晓雨立刻说到:「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爸爸的。」送走男友,晓雨回到男友家里,看到未来公公正在电脑前弄着什么,就回到卧室,换了一身吊带蕾丝睡裙,由于蒋晓雨生性放荡的,和现在男友之前已被二十多个男人操过,平时被人看早习惯了,所以在家穿的很暴露,加上未来公公又不是外人,所以就穿了一条睡裙,两条雪白的大腿完全展示在外面。还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乳罩和丁字裤,她来到厨房,做了一碗煎蛋面,然后端到了公公的房间里。  张老头还在摆弄着电脑,晓雨说:「张叔叔,我给您做了面,您赶紧吃吧。」张老头说好的,她这时无意发现电脑旁边放着一个盛满药片的小瓶,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就顺手拿了起来,蒋晓雨立刻紧张了起来,原来小瓶正是不久前男友出差带回成都的男用催情延长做爱时间的药品。  张老头见蒋晓雨拿药瓶看,就不紧不慢的说到:「哦,这个瓶子都是英文,我又不懂,所以就尝了一片,别说,味道还不错,我都吃了几片了,这是什么糖果呀,真好吃。」蒋晓雨呆呆的不知道如何回答张老头,总不能说这是催情的药片吧。  她只好尴尬的说道:「啊,是进口的糖果,不过您最好别吃的太多。」蒋晓雨的呼吸急促了,脸都有些红了,赶紧回到了厨房,边准备午饭边不时的偷偷看着未来公公,天啊,他吃了好几片,要是兴奋起来,会不会对我……,想到这里,蒋晓雨的脸红了,骚屄隐隐有点瘙痒的感觉,她暗暗埋怨自己自己会有这样荒诞淫荡的想法。  但当她无意中看到旁边的镜子时,蒋晓雨更难为情了,因为通过镜子的折射,她正好看到在电脑旁的张老头正不时的偷偷看着自己,盯着在厨房准备午饭的我的曼妙迷人的背影猛瞧,偷偷上下打量着蒋晓雨的那双修长、雪白丝袜的玉腿,以及蒋晓雨胸前那对不大不小的乳房,蒋晓雨的呼吸更急促了,脸通红,不知道此时应该怎么办。  就在蒋晓雨还沉浸在紧张兴奋幻想的情绪里时,张老头叫了她一声:「我这里有些文件不会整理格式,你可以过来帮我看看吗?」蒋晓雨只好红着脸答应了一声,来到了她未来公公的房间。坐在张老头身边,开始教公公如何整理,而此时的张老头居然又拿了一个药片,含在了嘴里,边兴奋的侧坐在蒋晓雨的右后方,这位置让他不仅可以看见蒋晓雨那雪馥馥、交叠着的迷人丝袜大腿,更可以使他毫无困难地看进她微敞的蕾丝睡袍内,那对半隐半露、被水蓝色性感胸罩所撑住的骚波波,随着她的呼吸和手臂的动作,不断起伏着,并且挤压出一道深邃的乳沟。  但更叫张老头赏心悦目的是蒋晓雨那骚媚的娇靥,他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欣赏过自己未来媳妇的骚媚脸蛋,因此他毫不避忌地聆赏着蒋晓雨那秀气而挺直的鼻梁,以及她那总是似笑非笑、红润诱人的双唇,尤其是蒋晓雨那双像是会说话的媚眼,永远都是含情脉脉、显露出一种偷人的神情;其实在这段时间里,蒋晓雨也不只一次的被张老头看的粉脸飞红,有点羞赧不安的低下臻首,她早就发觉张老头不时地在凝视着她,而那种灼热的眼光,明显地透露出属于男女之间的情愫,而不是公公对媳妇的关爱。  张老头静静注视着蒋晓雨的表情好一阵子,似乎也在犹豫着什么,才一边贴近她的脸颊、一边牵起晓雨的手说:「来,我们到外面休息一下。」蒋晓雨迟疑着,神情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始终脸红心跳的,终究无法违拗张老头执意的敦促,最后竟然任凭他牵着她的小手,走出书房、通过自己的卧室,来到外面的小客厅,张老头让蒋晓雨坐在沙发上,并很快端来了两杯牛奶,蒋晓雨赶紧谢谢了张老头,和他一起喝了起来。  而张老头就坐在蒋晓雨的身边,边喝悄悄地欣赏着她媚艳的脸蛋和引人遐思的惹火身材,虽然是坐在沙发上,但蒋晓雨那修长而裸露在蕾丝睡袍外的黑丝袜脚、以及那诱人的咪咪,依旧是线条优美、凹凸有致地震撼着人心。张老头偷偷地从斜敞的睡裙领口望进去,当他看到蒋晓雨那半裸在睡裙内的微饱满乳丘时,而蒋晓雨直到快喝光杯中的牛奶时,才猛然又感觉到那种热可灼人的眼光正紧盯在自己身上,胸口一紧,没来由地便脸上泛起红云一朵,同时呼吸更急促了,内心也开始躁动,蒋晓雨暗自奇怪自己怎么会反应这么强烈,但还是说到:「公公给我的奶味道真不错。」  张老头也赶紧映衬的说道:「是吗,那太好了,我怕你不喜欢,还特意放了几片刚才的药片呢,我想味道一定更好了吧。」一听公公说这些,蒋晓雨的头翁的响了,天啊,公公居然把催情的药片也放在了我的奶里,我说自己此时为什么内心躁动的那么厉害呢。  蒋晓雨只好强忍着内心的欲火站起来说:「我先进去书房了。」  这时张老头也站起来说:「好,我们继续一起整理。」但当蒋晓雨刚刚站起来后,立刻感觉到头重脚轻,一阵眩晕,整个人立刻站不住了,她想「张老头一定在奶里放了不少催情的药片。而公公见我要倒,立刻一把抱住我,但还是和我一起倒在了地上。而公公的欲火也在此时完全燃烧了起来,抱着我一直没有放开我。而且一手已经按在了我的屁股上。」  蒋晓雨红着脸呻吟着「啊呀……公公……这样……不好……不能……这样子……唉………」虽然嘴是这么说,但蒋晓雨的身体依然在张老头的怀里纽动着。  张老头抱着蒋晓雨,见她没有反抗的意思,立刻知道蒋晓雨已经接受他了,便便用嘴巴轻易地咬开了蒋晓雨睡裙上打着蝴蝶结的腰带,就在睡裙完全敞开的瞬间,张老头便看到了蒋晓雨那另男人魂不守舍的皎洁胴体,明晃晃地呈现在他面前,那丰满而半裸的双峰,像是要从水蓝色的胸罩中弹跳而出似的,轻轻地在罩杯下摇荡生辉,张老头眼中欲火此时更加炽烈起来,他兴奋的说道:「乖晓雨,你的身材真是太性感了,不愧是年轻少妇啊,我儿子能天天干你这样的美人,操你的骚屄,真是让我也羡慕呀。」  说完将脸孔朝着蒋晓雨那深邃的乳沟深深埋了下去,边抬起左手要去解开她胸罩的暗扣,而这时已然气息紧屏、浑身颤抖的蒋晓雨,虽然已经兴奋无比,但还是匆忙地低呼道:「啊……啊……公公……不行……不要……你不能这样……喔……唉……不要……爸……真的……不能再来了………」但已经淫兴勃发的张老头怎么可能就此打住?他完全不理蒋晓雨的挣扎与抗议,不但右手忙着想钻进她的性感薄纱丁字裤,左手也粗鲁地将她的蕾丝睡裙一把扯落在梳妆椅上。  此时的蒋晓雨心中既想享受,却又不敢迎合,她知道自己的奶头已经硬凸而起,那每一次舔舐而过的舌尖,都叫她又急又羞,而且内心深处窜烧而起的欲火,也熊熊燃烧着蒋晓雨的理智和灵魂,她知道自己随时都会崩溃、也明白自己即将沉沦,但蒋晓雨却怎么也不愿违背自己的男友,但想归想,身体却完全违背了她。雪白的肉体纽动着配合著张老头脱掉了她的乳罩和丁字裤,蒋晓雨一丝不挂的展现在了自己未来公公面前。张老头一时也看呆了!他屏气凝神地欣赏着蒋晓雨那堪称天上人间、难得一见的骚媚表情好一会儿之后,才发出由衷的赞叹说:「喔,乖乖 晓雨,你真美……真的好漂亮!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女人,最骚的女人」  张老头说着已低下头去轻吻着蒋晓雨圆润优美的纤弱肩头,蒋晓雨发出轻哼与低唔,脸上的红潮越来越盛,她兴奋的轻呼着说:「噢……不要……爸……真的不行……啊……这怎么可以……喔……快停止……求求你……爸……你要适可而止呀!」但蒋晓雨这一开口说话,便让张老头亲吻了起来。当四片嘴唇紧紧地烙印在一起以后,两片舌头便毫无选择的更加纠缠不清,最后只听房内充满了『滋滋啧啧』的热吻之声。  张老头一手搂抱着媳妇的香肩、一手则从乳房抚摸而下,越过那片平坦光滑的小腹,毫无阻碍地探进了蒋晓雨的性感阴部,张老头的手指头便感觉到了那又湿又粘的淫水,放胆地将他的食指伸入蒋晓雨的肉缝里面,开始轻抠慢挖、缓插细戳起来,尽管蒋晓雨的双腿不安地越夹越紧,但张老头的手掌却也越来越湿,他知道打铁趁热的窍门,所以马上低下头去吸吮蒋晓雨已然硬凸着的奶头,当他含着那粒像原子笔帽那般大小的小肉球时,立刻发现它是那么的敏感和坚硬,张老头先是温柔地吸啜了一会儿,接着便用牙齿轻佻地咬啮和啃噬,这样一来,只见一直不敢哼出声来的蒋晓雨,再也无法忍受地发出羞耻的呻吟声。  蒋晓雨的双手紧紧搂住张老头,嘴则漫哼着说:「哦……噢……天呐……不要这样咬……嗯……喔……妈呀……轻点……求求你……噢……啊……不要……这么用力呀……喔……噢……涨死我了……呜……噢……天呐……爸……你叫我怎么办啊?」张老头听到蒋晓雨殷殷求饶的浪叫声,这才满意地松口说道:宝贝,爸这就来满足你。  蒋晓雨娇羞的红着脸,只是轻咬着下唇,羞答答地把俏脸转了开去;而张老头迅速地翻身而起,当他脱掉身上的睡袍时,蒋晓雨发出一声惊讶的轻呼,原来公公根本没穿内裤,那乍然光溜溜的身体,让一直偷偷用眼角看他的我,心头立即又是一阵小鹿乱撞,原来,公公的胯下之物看起来是那么大一支。  似乎发觉了蒋晓雨吃惊又带着点好奇的表情,张老头也有些不解的说到:「怎么样,还可以吧,不知道怎么搞的,今天的阴茎怎么这么又长又硬呀,也许是看到自己有这么一个性感淫荡的未来儿媳妇吧。」  其实他哪里知道是催情药片的功效。 张老头挺自己那根已勃起约七、八分硬的大肉棒,并且拉起蒋晓雨的右手,让蒋晓雨轻轻地按在他的肉棒上面,然后握住蒋晓雨的手,带领她帮他套弄起来;而蒋晓雨虽然害羞的把脸侧了开去,像是不敢面对眼前这个已经六十二岁的男人,但蒋晓雨握住阳具的那只手,却是愈握愈紧,套弄的速度也逐渐加快。  张老头被蒋晓雨套弄的再也受不了了,一把分开了她的双腿,盯着蒋晓雨流满了淫水的阴道。他看着面前蒋晓雨双峰微耸、两腿大张的迷人胴体,兴奋的挑逗着蒋晓雨说:「告诉我,乖儿媳妇,你除了我儿子以外还有没有被其他男人干过?」  蒋晓雨一时之间也怔了怔之后,才羞惭而怯懦地低声应道:「啊?……爸……你怎么这样问人家?……这……叫人家怎么说嘛?」  张老头一面抱住蒋晓雨大张着的双腿、一面将龟头瞄准蒋晓雨的骚穴说:「小骚货,你要是不说,我可要起来了。」  蒋晓雨立刻着急了,说:「啊……不要……我……我……我被其他男人干过……」  张老头更兴奋了:「快说,最近一次是被谁干的?」  蒋晓雨把张老头的头按在自己的乳房上,呻吟着说:「最近一次……是……是被小卖部老板干的……」张老头几乎叫了起来,蒋晓雨实在是太难为情了,催促到:「爸……求求你……插进来吧!……不要再这样子……羞辱我……请你……快点……干人家。」  听到这里,张老头再也忍不住了,他腰部一沉,整支大肉棒便没入了蒋晓雨那又窄、又狭的阴道内,若非蒋晓雨早已淫水泛滥,以张老头巨大的尺寸,是很难如此轻易挺进的;而久旱逢甘霖的蒋晓雨,也响应着将一双修长黑丝袜腿立即盘缠在公公背上,尽情迎合著他的长抽猛插和旋转顶撞,两具汗流背的躯体终于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张老头的一抽一插都发出泊泊的响声。蒋晓雨显得很兴奋,这时的她,真是美艳了,也浪极了,一幅饥渴的骚样子,闭目享受着。张老头的鸡巴把蒋晓雨的小穴塞得满满的,边伸手捏住蒋晓雨的乳房,使劲的揉捏。蒋晓雨大声的呻吟着「好公公……您……干的我好爽……嗯……爽……爽……好舒服……」  张老头也说道:「我会让你爽到极点……快……叫我老公……快叫……」  蒋晓雨娇羞的叫着:「老公……我要……干我……我现在是你的骚媳妇……干死我吧……」张老头插的更痛快。  「啊……不行……我快要高潮了……」蒋晓雨感到一阵麻痒,知道快射了,而且阴道里的水越来越多,张老头抽插起来也越来越顺利。很快蒋晓雨的身子一阵颤抖,即她的阴道泄出大量的爱液,张老头知道她高潮了。也开始了最后的冲刺,他咬着捏着蒋晓雨的乳房,下体拼命的顶着蒋晓雨的小穴,终于在一阵酸麻后,张老头浓浓的精液全部喷进了蒋晓雨的小穴里。  自从和张老头发生了性爱以后,蒋晓雨每天下班后,张老头都会让她一丝不挂的在家里,做家务和做饭都是这样,晚上他们就疯狂的做爱,这天蒋晓雨下班回家,看到张老她正和几个老牌友打牌,他们立刻被只穿着吊带背心和紧身弹力的超短裙的蒋晓雨吸引住了,隔着吊带背心,可以清楚的看到蒋晓雨里面黑色的蕾丝半罩杯乳罩和半裸在外面的乳房。  包裹着黑丝的雪白的大腿和被弹力短裙包裹着的屁股,在蒋晓雨弯腰脱鞋的时候,黑丝T字内裤立刻呈现在几个老男人的面前,蒋晓雨羞红着脸打了招呼直接回到了卧室里。她换着衣服,边听到张老头的牌友在议论她:「我说,你儿媳妇真不错,身材好棒,听说很骚,我有个同事的弟弟和她同居了两年。」  张老头得意的回答:「这么性感的骚儿媳妇,你们几个老家伙是不是也羡慕啦。对了,你们先玩,我交代儿媳妇做晚饭去。」  张老头很快闪进了蒋晓雨的卧室,一把抱住正在换衣服半裸的蒋晓雨,就要干她,蒋晓雨赶紧阻止他说:「不要啦,外面还有您的老牌友,会被发现的,晚上我在让您尽情的干我,好吗?」  张老头说:「好吧,不过我现在就想射出来,实在受不了了,我的好儿媳妇,你能不能帮公公一下?」蒋晓雨的脸立刻红了,张老头也立刻脱掉了裤子坐在床边,分开了双腿,蒋晓雨红着脸跪在张老头的双腿中间,用她的小手开始套弄张老头的阴茎来,张老头享受了起来,过了一会,接着说到:「骚宝贝,我想让你用嘴,可以吗?」  蒋晓雨娇羞的说到:「噢……不……人家不会啦……人家连……你儿子的……都没吃过……真的……不要嘛。」  张老头说:「你个骚骚,那么多男人操过你的骚屄,你难道没有给人吃过鸡巴?如果你不用嘴,那我就只好用你的阴道啦。」蒋晓雨只好求饶,并难为情的张开了嘴。张老头那等待多时的大龟头便趁虚而入,蒋晓雨急促地想要合上嘴巴,只是业已插入一半的大龟头,让她已经来不及挡住,蒋晓雨湿热而滑腻的舌尖,也已难以避免地接触到那热腾腾的大龟头,蒋晓雨当场羞得香舌猛缩、俏脸急偏,反而让自己的舌尖意外地扫到张老头的马眼,叫张老头是爽得连脊椎骨都酥了开来,只听他畅快地长哼了一声说:「喔噢真爽!……对,就是这样!……快!再帮我再那样舔一次!」  蒋晓雨此时也是浑身滚烫、芳心颤动,红噗噗的俏脸上也不知是喜还悲的表情,自己居然为公公口交起来,自己真是太淫荡了。公公将他的大龟头顶进蒋晓雨的喉管,但每次只要他一顶到喉咙的入口,蒋晓雨便发出难过不堪的唔叫声,但她还是兴奋的为张老她口交着,张老她的阴茎被她尽情的吮吸着,用舌头舔着,终于,张老她射了出来,浓浓的精液喷满了蒋晓雨的嘴里,从嘴角滴下来的精液也已经滴在了她的乳房上,张老投满足的穿好裤子,出去接着和他的牌友打牌去了。  蒋晓雨擦干净公公的精液,穿好衣服,来到厨房,才发现菜没有了,只好和公公他们说出去买菜,这时,张老头旁边的王伯也说要回家准备晚饭,就和她一起出来了。王伯和张老头的年龄相仿,也住在玉林西路,王伯说时间还早,不如先到他家坐一下,说想请教蒋晓雨几个做菜的方法。  蒋晓雨就和王伯来到了他家,王伯关上门,立刻兴奋的抱住蒋晓雨说:「宝贝,你知道王伯一直都很喜欢你,其实去你公公家打牌,就是为了能看到你,看到你性感的身体,你太美了。」  蒋晓雨被王伯的举动吓了一跳,挣扎着:「王伯……不要……别这样……不要……啊……我是你的晚辈呀……」  王伯不里她说:「你说的没错,可晚辈却偷偷为自己的未来公公口交,这为什么呀?」蒋晓雨立刻呆住了,原来刚才为公公口交的时候被王伯看到了,王伯见她发愣了,立刻疯狂的说:「宝贝……现在我就是你公公了,你就让公公搞吧!公公会好好爱你的,公公会让你欲仙欲死的……」王伯说着,一只手揉搓着蒋晓雨的奶子,另一只手伸到下体抚摸骚穴,嘴吻上蒋晓雨柔软的嘴唇,蒋晓雨怕被王伯猛烈的动作跌倒,只好伸出雪白的双臂搂住王伯。  王伯见蒋晓雨搂住自己,放弃了挣扎,知道默许了他,便拉着她一只手放入自己裤子里,让蒋晓雨去感受、去抚摸粗长涨大的大鸡巴。蒋晓雨不由自主地握住大鸡巴轻轻揉搓。王伯扯掉她的吊带背心,抓住她的奶子揉搓着,舌头伸进蒋晓雨嘴里,在王伯的挑逗下她也伸出香舌和王伯互相吸吮舔弄,并在王伯示意下,蒋晓雨帮王伯脱衣服,她把王伯的衣服脱下丢在地板上,这样蒋晓雨和王伯俩便裸呈相对。  王伯得意地淫笑着对蒋晓雨说:「怎么样,宝贝,你王伯的阴茎不比你公公的差吧,想不想让你王伯的大鸡巴操你?」  听到王伯的调笑,蒋晓雨娇羞无限地把头伏在王伯胸前娇媚道:「王伯,你好坏啊。」王伯把她一条黑丝袜大腿搭在自己肩头,一只手扒开黑色的肉缝,舌头伸进骚穴里舔弄吸吮,并把流出的淫液一一吞吃,另一只手大力揉搓蒋晓雨那翘起的骚屁股。  蒋晓雨受不了这刺激,黑丝袜大腿搭在王伯肩头,骚穴往前耸,好让王伯更深入,嘴里淫声不断:「噢……王伯……人家有男人的……别操人家屄屄嘛」  王伯埋头拚命舔吮着蒋晓雨的蜜穴,听说到自己的老公,嘿嘿淫笑着说:「小骚货,你未来公公好幸运呀,没想到你公公也如此的有口福,快,也叫我王伯一声公公,我儿媳妇要是也这么骚就好了。」  蒋晓雨闻听娇羞地道:「啊……公公……我要……我是您儿媳妇……哦……公公别舔了,媳妇的穴好痒……公公……好公公……媳妇想要……别舔了……」  王伯分开蒋晓雨的大腿,兴奋的说道:「好好……公公这就来满足你……我的好媳妇……」蒋晓雨扭动屁股迎合王伯大鸡巴的磨擦,一手搂着王伯的脖子,一手抚摸着他的屁股,贴着耳边娇声说:「王伯……你和我公公都好厉害……不过你的鸡巴太大了……轻点插……人家还要回去让老公插呢……」王伯已迫不及待,手扶着大鸡巴对准骚穴,顺着淫液「噗滋」一声,大鸡巴进入了三分之一。  蒋晓雨虽说流了很多淫水作润滑,但此刻骚嫩的蜜穴紧紧地裹着大鸡巴,这让王伯受用不已,只觉得蒋晓雨的蜜穴紧紧包裹住大鸡巴,肉壁还轻轻蠕动。「好舒服……尤物,真是骚货贱婊子,不但年轻貌美,嫩穴还如此爽滑,我老王真有福啊!六十多了还能干到你这样一个三十多的小少妇。」  王伯把大鸡巴抽出少许再慢慢前插,这样又抽又插的慢慢弄了两分钟,大鸡巴已进入大半,而蒋晓雨也慢慢适应了大鸡巴,含着大鸡巴的骚穴也涨开了,轻轻呻吟着:「王伯……噢……你要轻点干媳妇……哦……爽……」蒋晓雨此时摆出一副任王伯采摘的淫荡姿态。  王伯抽出大鸡巴,撑开蒋晓雨一条大腿,顺着淫水的润滑用力一顶,「噗滋」大鸡巴全根进入,蒋晓雨一脚着地,另一条腿被王伯撑得老开,嫩穴大开,挺着雪白的大胸脯,低头看着王伯的大鸡巴在自己的嫩穴里徐徐抽出再狠狠地全根插入。她长长吁了口气:「哦……好大……大鸡巴好大……好舒服……公公你真好……大鸡巴用力操儿媳妇……公公,你的鸡巴怎么这么大……媳妇会被你操死的……」  王伯的大鸡巴在蒋晓雨骚穴里快速出入,插入时全根尽没,抽出时带出一片嫩肉,一丝丝的淫水也带出来。翁媳俩性器交合处黏满淫液,骚穴随着大鸡巴的抽插发出「噗滋、噗滋」性器官交合的淫声,夹杂着翁媳俩不时发出的淫声荡语,还有两人流出来的淫液所产生的味道,使王伯的整个客厅浴室充满淫靡之气,蒋晓雨的奶随着抽插而晃荡着,王伯紧紧抓住她那白嫩的奶子,生怕一不留神会飞走似的。下面的大鸡巴狠狠地操着蒋晓雨,是啊,想了这么久,今天终于操到垂涎已久的风骚美丽的儿媳妇,而且是别人的儿媳妇,怎不让他兴奋。  看着年轻娇美的蒋晓雨被王伯操得淫声连连,扭腰摆臀的浪态,更激发了王伯的欲火,本就粗大的大鸡巴更形粗硬,像一根铁棍似的狠狠抽插着我。蒋晓雨被王伯一番猛然的狠干,产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完全抛开了翁媳乱伦的顾忌,一心享受着这美妙时刻,恨不得大鸡巴永远不要停,就这样抽插下去。看着王伯如此狠命地操自己,又从镜子里看着自己淫荡的样子和王伯充满色欲的脸,更激起蒋晓雨压抑已久的情欲,蒋晓雨拚命地向后耸动、扭摆雪白肥美的屁股,嘴里淫声连连:「操(吧……骚公公……我的坏公公……媳妇的好公公……媳妇爱死你了……媳妇好舒服……王伯受到蒋晓雨的鼓励,干得更起劲了,看着自己黑亮的大鸡巴在她白晃晃的大屁股里出出入入,再看见她扭摆肥臀拚命迎合的淫浪劲,从龟头传来阵阵快感。  王伯阵阵快感涌上心头,知道快射精了,便加快速度,大鸡巴急速地在蜜穴出入,抱住蒋晓雨的大白屁股狠命往自己下体送:「骚媳妇……公公也要来了,快动屁股……」蒋晓雨感觉王伯急速涨大的鸡巴在自己穴里一跳一跳的,知道王伯射精了,鼓起余力耸动肥臀迎合,并大喊:「王伯……别射在里面……会怀孕的……」王伯龟头一阵麻痒,忙抽出大鸡巴贴着腹部抽动,精关一松,又浓又稠的黄浊精液射了出来。  蒋晓雨看着王伯的大鸡巴射出的一股股浓稠的黄浊精液喷洒在小腹四周,少许还喷到乳房上,大鸡巴每跳一下便有精液射出,射精后的王伯搂着蒋晓雨坐在地板上,看着娇喘吁吁、香汗淋漓的她无力地躺在自己怀里,楼着蒋晓雨有时一阵又亲又摸,  蒋晓雨埋头王伯怀里,不敢正视王伯,好一会才说:「坏公公……弄得媳妇浑身是汗……看,你的精液弄得媳妇满身都是,坏死了……」  「来,公公帮我的骚媳妇洗干净。」王伯拉着蒋晓雨进了浴室……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友情链接: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网 威尼斯人官方站 网上娱乐官网 现金威尼斯人平台 威尼斯人投注 现金网百家乐 威尼斯人线上 威尼斯人网站真人 威尼斯人棋牌游戏 威尼斯人官方网 澳门威尼斯人线路 威尼斯人手机下注 威尼斯人投注金额 正规威尼斯人官网 新威尼斯人客户 网上澳门网址 一木棋牌 澳门官网注册 澳门网投导航 威尼斯人现场官网 赌场导航 豪赌网址 真人庄闲和 澳门正网 威尼斯人集团 百家乐娱乐 澳门集团平台 威尼斯人网投网址 威尼斯人网络官网 线上娱乐场 澳真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官网 线上娱乐赌场 威尼斯人在线网址 威尼斯人下注 澳门真人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棋牌 威尼斯人棋牌网址 正规威尼斯人投注 真人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澳门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体育 威尼斯人注册会员 澳门官场官网 网上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官网娱乐 澳门集团网站 线上娱乐威尼斯人 澳门赌场威尼斯人 现金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赌场开户